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小说 > 荣兵日记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礼物
投票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20 A+
页面宽度 900
保存
取消
正文 第2章 一封被二手黑客盗取的电子邮件 (1)
作者:雷森道| 字数:7579| 更新时间:2021年09月14日

嗨大家好啊,老道我就是本书的超级男一号大主角雷森道。是,我知道您不认识我。但您完全可以想像,我就是那种披着风衣慢动作出场时不但自带光环自带配乐,而且周身还呲呲直冒蓝光电弧的辣种男主角。

其实吧,我是不吝于和大家炫……内个……分享我成功之秘诀的。说白了吧,老道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真不是我有着什么过人的天赋。我只不过是把你们大家用于喝咖啡看电影的时间,统统用来撸串和打游戏罢了。

So……骚瑞,好吧我承认,刚才是我在无法自控地歪歪。您想啊?在一部百几十万字的记实文学中,居然从头到尾愣没老道啥事儿!可所有繁琐艰难得能把一摞好人全部折磨成精神病的活儿,全都是老道一人撅个臀部在干!换了您心里就能无怨无悔么?所以俺浪费百十字歪歪一下咋啦?

老道这辈子啊……唉!说来话长长发短梳吧——啥值得一提的也木有!所以就不说了。我又不想用二泉映月伴奏着讲述我那些催人泪下的经历,撩拔起公众同情心整一水滴众筹啥地。话说……老道人生最刺激的经历就是被老婆家暴,这种事儿会有人捐款吗?

所以这部报告文学的的男主角当然另有其人,他就是……当当当挡——老荣家小兵!

荣兵是我的战友!我们是彼此都能毫不犹豫地以胸膛为对方挡枪弹的生死弟兄!

我们并肩在沙漠作战、在丛林作战、在年代古远的废墟作战、在高楼林立的都市街巷作战!就如此刻一般……

我机警地躲在一个刚刚被火箭炮轰炸过的车库后面,手持一枝雷神V5,冷静从容地换好弹匣。然后冲小巷对面正以一辆报废重卡为掩体的荣兵打了个中指向天食指向前小指兰花的手势,荣兵默契地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我把头靠在墙上,强行抑制着越来越快的心跳,在心中默数着……三……二……一……我勇猛地冲了出去!

是的!冒着枪林弹雨在明知小街对面一切阴险的暗角里不知埋伏着多少只冷酷狙击手的情形之下我依然选择了神圣的冲锋!因为我别无选择啊!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啊!因为人类的命运地球的安危太阳系的未来……哎呀我去中枪了吧好像?

没错,这是正与邪的生死之搏!敌人怎肯放我一马?我既然当了这出头之大鸟……嗯……其实也不大啦。反正既然我敢冒头吧,那些蜈蚣蜘蛛长虫蝎子耗子臭虫变形虫啥地,怎能轻易放过我呢?于是我挂了……

我扑倒在……电脑桌上!手掌狂暴地对着键盘一通“啪啪啪”!没错,老道就这么个性情中人儿,马彼得就为这键盘都换六七个了。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个只能在游戏场景中一次次重建自己拯救地球伟业的歪歪者OK?我就是个只能猫在屏幕后面展示自己勇敢的键盘侠OK?这我都勇于承认,只要你满意就行你开心就好。你还想说啥?再BB抽你丫的信吗?

好吧我又承认了,其实连我吃欧抽你也只不过是个构思,属性依然歪歪。不过……我是绝不会放过我内个猪——队友哒!

“你有病啊?”

“你有要……发的火就发吧,道哥。”

“少扯!叫雷哥老道!就你会点英语是不?骂谁呢这一天天地?”

“是是,老道……哥,对不起啊。”

“又一次拯救地球千古难觅的良机就被你活活浪费了!我现在就想问你一句,你到底咋想的啊老荣家小兵?”

“道哥,真不好意思啊,我当时想换加特林P8来着,结果一着急Shift就按成Ctrl了,切换出个水壶来。心里一慌又按错键了,又切换出一根火腿肠来,等我终于……然后你就……内啥了。”

“加特林P8?加特林屁吧!那种战况下你一键切换巴莱特A-V不爽么?一键切换沙鹰WC不香么?换弹超快幸运加成经验加成GP全加成不OK么?”

“骚瑞,我……”

“你那手指头从去年五月开始就笨得跟木头橛子似的你自己知道不?”

“呵呵,巴尼也这么说过我。”

“巴尼?哪服务器的?”

“巴尼库查子爵,玩鲁特琴的,大师。”

“扒你裤衩子爵?网名挺酷哇?不是,你从去年回来说话就老莫名其妙的你知道不?我都懒得搭理你!走!跟我进西服244区PS国战场蚣蜘区,我特么这次非干四那帮狗粮养的!”

“道哥,先不玩了行吗?”

“咋?”

“嗯……心里闷,想和你说说话。”

“终于想说啦?去年不是咋问咋不说吗?”

视频中的荣兵摇摇头,从桌上拿起一支雪茄点上了。这小子现在可真能装酷!去年五月之前记得他连烟都不抽啊?

“道哥,三天前……我见了个人。”

“嗯”

“然后……我哭了三宿。”

“嗯”

“其实我一直在逃避,我总是掐着自己的脖子告诉自己——你那就是个梦!是梦懂不?你喝错了一杯酒从那老伍头家出来一不小心摔沟里了然后就做了个长长的梦,荣兵你明白没?”

“嗯”

“可昨天一个远方的来客却把我为了骗自己而吹的那个谎言气球给一脚踢爆了。”

“嗯”

“我现在躲无可躲藏无可藏再也骗不下去了!道哥我该咋办?”

“先说症状。”

“我该怎么让你明白呢?就像……你一觉醒来,大脑负责记忆的区域已经被加插了一个U盘,那里面储存的内容多得吓人!有惊心动魄的历险场景;有秀美奇绝的域外风光;有血腥残忍的杀戮战场……还有一群与你天涯同命的朋友和伙伴。有一位似乎能看穿你所有的心事,又不计回报地呵护着你的姐姐;一位恍如洛神犹似黛玉的法兰西女孩;一个360多磅重的胖儿子;一位……我欠了她太多太多根本无法偿还这心灵债务的……”

“啥游戏啊?单机的吧?画面好不?操作感逼真不?”

“操作感完全逼真!画面好得无法描述!只可惜不是游戏。”

“那明白了,妄想症中期。不治将恐深。”

“我不是……好吧好吧,就算我是妄想症吧,那我该咋办?我又辞职了,这次不是想换个工作体验,而是我啥也干不了啦。我整夜无法入眠白天工作就走神吃不香喝不下烟又捡起来了还得拿酒顶。道哥,我心里老有俩小人儿在撕在掐!”

“嗯”

“有时小人儿荣兵会说……你管那老神棍往你的誓言里填的啥内容呢?那老家伙就算真存在过也早死了三百多年了!你信那个?可小人儿罗宾怼之曰……那万一傻瓜总督填的内容是对你亲人不利的呢?再说了,人家把生的希望都让给你了,你就好意思负了人家以命相托的唯一心愿?那可是你亲口答应并以誓言做保的啊!上老可在天上瞪着你呢!”

“嗯”

“有时小人儿荣兵又会说……忘掉吧,就当是看了场加勒比海盗系列的电影,那些都是历史中的人物跟你有个毛线的关系?别臭不要脸地歪歪了!”

“嗯”

“可小人儿罗宾就会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我问……行!行!你忘得掉吗?有种你就把比格印酒吧的《一个小女孩》、小莎拉的生日晚会、夕阳下的麦田花海、神秘的雨夜红唇花、卡塔赫那的生死时速、拿骚要塞的高台跳水、特诺奇蒂特兰的伤痛之夜、漆黑无尽的玛雅古隧洞、尤卡坦如梦的粉红湖、法哈多似幻的萤光海、天使号帆顶的那只天鹅……统统忘掉就当从来没有过!还有你永远欠下她的利息……那些盐湖火烈鸟群、彩虹水域、天鹅群岛、伯利兹大蓝洞、古巴松树岛、邓斯河瀑布、蓝色泻湖、粉红沙滩、尼维斯火山、绍纳岛海星、珊瑚花园、香槟礁、翡翠峡谷、巴巴多斯飞鱼……你好意思全都假装不记得了??”

“嗯”

“小人儿荣兵抗辩道……记得又怎样?就算有过也早成历史已化飞烟了!可小人儿罗宾马上回怼……是啊,以前你当然可以这么骗自己。可麦瑞女士是怎么解读那本神秘的笔记的?在那里面记载着你明明多陪伴了她一整年!至少你欠她的这些利息你都还清了!当然,人家救过你好几条狗命呢,就像你在三百年前自己说的那样,本钱你是无论如何都还不上了!可利息呢?你该付给她的利息呢?人家在日记里可是清清楚楚毫无疑问地记叙了你确实还清了这些利息的,这你怎么解释??”

“嗯”

“道哥,我太痛苦了!我无法继续装糊涂又不敢面对真相,我到底该怎么办?”

“明白,精神分咧典型症状,不治将益深。”

“唉……”

“小兵,真想治病吗?”

“不着调的就免开尊口吧。”

“说实话,这还真是个难题。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你这就是被某种回忆或意念一直占据着大脑主思维通道。如果继续憋着的话,非但不会自行消失,反而会导致压力随时间推移而成倍增加。到最后哼哼,精神分裂都是轻的,植物人儿!”

“老道,你真学过心理学?”

“废话么!你雷哥我可是2003年就拿证的心理学医师呢。”

“那我这种状况该咋办?”

“水可导不可堵懂么?”

“怎么导?”

“你琢磨呀?你要喝多了在胃里翻腾你咋整?是不是得吐出来?你这状况你得倾吐啊兵仔!老在心里憋着哪行?”

“我……也说出来过,在电子日记里跟自己说的。几乎都说出来了,可似乎没什么用。”

“那咋行?这就像你心里郁闷了跟朋友去K歌,你说你在心里跟着音乐唱了,有用吗?你得吼出来啊!你得去折腾别人的耳朵啊!这你才会有倾吐的快乐啊兵仔!总之你得吐别人身上别堵自己胃里明白没?”

“明白了。可我这……症状的确特殊,我不敢跟任何人说,包括我爸我妈,更别说心理医生了。”

“那你信我不?”

“不信。”

“白白!”

“别别别!道哥,我不是内意思!我是说,我的事绝不能泄露出去,哪怕一丝一毫都不行!”

“小兵,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大脑CPU中把那个U盘里的内容当成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读取了,但你雷哥我是从不信神魔鬼故事的。你就一说一吐,我就一听一乐,我这可纯属战友情啊,你爱说不说。”

视频框里的荣兵低着头大口抽烟,脸色难看至极!看来这孩子也是被逼到份上了,最后他只能拿老道这法子当救命稻草紧紧抓住搏一搏了。

“道哥,我想试试!可我……真说不出口,咋办?”

“为傻牙?”

“因为……因为有好多内容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启齿了……”

“啊?还有这种内容?那更该说啊!脱离了一切高级趣味的老道我最爱听这路难以启齿的啦。”

“太难了!真的。意识老会跳出来捂我的嘴,说那些事传出去我我就有可能……被辣样或者内样……”

“辣没问题啊,你可以在催眠状态下绕开意识的堵截畅所欲言啊?”

“你会催眠?”

“专业的!来,瞧这个……”

我顺手拎起鼠标线,冲着视频中目瞪口呆的荣兵晃动着鼠标。

“道哥,你这也太糙了吧?咋也得用块怀表啥……”

一语未了,荣兵已缓缓合上双眼“Pia叽”一声趴在了电脑桌上。

或许是大脑中塞车太严重了吧,进入催眠状态还不到三四秒,我刚问了句“兵仔你去年在美洲都经历啥了”,他就开启了加特林P8的连射模式……以无比疯狂的火力朝我扫射啊!其凶残无情之程度丝毫不弱于那些一直在试图阻止我拯救地球的大反派们啊!甚至就是比起道嫂对我的残暴也不遑多让啊!

天黑了。老道像个傻子似地坐在电脑桌前整整三个半小时没喝一口水没撒一泡尿,连今天接小道放学都是发语音让道嫂去接的。直到荣兵缓缓从电脑桌上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焦急地问:“道哥,我刚才都说啥了?”

“……”

“道哥?我刚才都说啥了?”

“……嗯?啊,呃……没啥。呜啦呜啦一大堆根本听不清。后来我干脆就不听了,戴上耳机看了会儿《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噢……那就好。”荣兵长吁口气放松了下来。

“道哥,你还真别说?这样一吐,心里压力立马骤减啊!感觉轻松了不少。真的真的,不是错觉,非常明显!”

“唔……好好,那就好,有用就行。不聊了啊小兵,我得吃饭去了。”

“行,我也饿了,我都三天没感觉到饿了。老道,嗯……谢谢。”

“切!不值当,西悠。”

“See you。”

关了电脑,老道饭也没吃,赶快跑了趟卫生间就跌跌撞撞回到书房,合身趴在小床上抱着脑袋就开始翻腾上了……

他饿了?我么一点儿不饿了!他轻松了?压力全特么跑我这儿来了!

当晚我就以要连夜分析某支股票的投机价值为由与道嫂分居了。我独自在黑暗的书房中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装思想者……

要梳理他那些高速喷吐的子弹轨迹实在太难了!我既不能都听懂也不可能都记住,因为这厮居然在叙述中还夹杂着大量的外语!除了英语,我至少还听出有六七种不同的语言。这就更折磨人了,我对那部分根本听不懂的内容既好奇又恐惧!我暗骂自己道:“欠!欠!让你嘚瑟?接了个大活儿吧?接得住吗你?小样儿地!”

可另一个我立马回怼曰:“不接这大活儿你能知道这么多无法形容的事情吗?你上电影院看场电影还得买票呢吧?除了爹妈惯着你之外,这世间有哪种获得是完全不需要付出的呢?而且,啥电影能有小兵讲的这些事更离奇更有趣啊?对不?”

可现在最纠结的问题就是……他说的那些事儿能是真的吗?

雷哥摇头:别信!一听就假的!人能穿越时空回到三百年前去?荣兵失业想写小说了吧?

老道马上反驳:不对!你没注意他复述那位“雾谷帕帕瓦”的话么——时间犹如一条河流,生命恰似一叶扁舟。当我们顺流而下时,身后河两岸那些路过的景物就忽然都化做空气消失了吗?你无法与自然力抗衡去逆流而上,你就能说那些路过的景物已不存在了吗?这是理性呢?还是谵妄?

雷哥:可他描述的好些事实明显与历史不符。比如海盗黑胡子,任何资料上都说他是个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的恶魔啊?怎么小兵却说他不是那样的人呢?

老道又反驳:历史是谁写的?为谁而写的?小兵说得对,黑胡子之死有着明显的蹊跷!那弗吉尼亚总督本就赃官一个,而且当时他自己的贪腐事件和侵吞国有土地的行为败露。官司缠身之下忽然自掏腰包组织人马舰船,宁可冒着死罪越界去南卡的领地执法也非要弄死黑胡子!难道是出于正义??

雷哥:这……这是人家欧美权力阶层历来的传统啊?自己背负着连环杀人碎尸罪满世界抓随地吐痰和乱占公交车座位的不文明行为,不一直是这样吗?

老道:呵!你还知道啊?

雷哥:还有啊,荣兵说到的那只变形虫也太离奇吧?可能吗?

老道:离奇个毛啊?人家小兵讲的所有事情里没有丝毫封建迷信色彩妖魔鬼怪元素,全部都是现实的社会现实的人。就说那只变形虫吧,小兵说它到现在还活在我们的世间,你就没感觉到吗?

雷哥:谁呀?啥呀?咋地啦?

老道:想不明白自个蹲墙角接着想去!不记得小兵描述过那只变形虫的特征了吗?想想那只眼睛……熟悉不?

雷哥:算了我不跟你争!雷森,你说我俩谁说得对?

雷森道:嗯……从理性的角度上分析吧……可是从感性的视角看去呢……何况……也许似乎大概可能差不多没准儿……

“给俺俩一边儿拉子去!”

这一夜的我比荣兵还悲催!我脑子里现在是有仨小人儿在没完没了地撕啊掐啊!So……我一夜无眠。

“雷哥早啊!气色不错,呵呵。”

“是吗?打哪看出来的?”

“镜子里啊?我说我自己呢。雷哥你都不知道啊,你这招儿太好使啦!四天,整整四天啊!昨晚我终于睡了个踏实觉!”

“嗯嗯,挺好的,恭喜。”

“快点啊雷哥。”

“傻牙?”

“咱继续啊?你快拿鼠标晃点我啊?快点快点!”

“卧……渠!上隐了还?内啥,鼠标线断了。你看这手指头行不?”

我故意伸出一根食指对着视频头左右摇晃了两下……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拒绝!可是……

“呼……呼……”荣兵居然立马就睡着了!

“唉!好吧好吧,睡就睡吧,今天可啥也不许说了啊!”

“说!必须说啊螺丝!珍茜姐是个外冷内热的女人,你看不出来吗?是她那些难言的隐痛使她犹如千年冰封。她总得保护自己活下去吧?今晚在月牙湾我和她谈话时你和托尼躲在那块巨岩后头,等她哭了你就冲出来大声说……说……”

“唉!这可咋整?”

我苦恼地拄着额头呆坐在电脑桌前。雷哥在提醒我别听了,说再听下去我会神经的。可老道坚持要我仔细听,因为这些故事委实小有精彩……至少是我在别处没见过也没听过的。

于是,第二夜的我又神经通宵。

“雷哥早啊!胃口不错,哈哈。”

“明白,看样子你今儿个没少吃。”

“咱继续啊?我真的感觉在一天天地好起来了耶!谢谢你,战友!弟兄!我的老道哥!”

“没、没啥。”

“用手指头晃点我啊?快点快点。呼……呼……”

卧——靠!上老作证!我这次连手指头都没敢伸啊!我刚才就眼珠转了两圈儿,那不是在琢磨咋拒绝他才能无损于雷哥我的高大形像吗?咋地我现在连眼珠子都无权转动了呗?逮个机会你就呼呼啊?

“是呗,可逮着个机会整你啦,哈哈!三儿啊,你说你一堂堂大英帝国詹姆斯三世流浪汉陛下,整天跟我们这帮人厮混有劲么?呵呵,行行!您那嘉德四骑士爱是谁是谁,我可没那本事照顾他们,我都懒得知道是谁。反正也就拿骚那几头烂蒜呗……内啥,贝勒除外啊!那可是我的死党好哥们儿亲生朋友……”

一直到下午四点,当荣兵神采奕奕神气完足地从电脑桌上爬起来,我已经抱着头委顿如泥了。勉强撑着架子和他咧嘴一笑道了声白白,我立马关掉视频框就给道嫂发了条语音——“我追踪一支形态特漂亮的股票正在关键时刻今天还是你接小道吧谢谢啦亲爱哒。”

道嫂很体贴地秒回了一条——“三点就收盘了你跟踪哪个形体特漂亮的娘们儿呢吧懒得搭理你晚上回去削使你不用谢!”

顾不上那么多了!道嫂十数年带给我躯体的创痛也比不上老荣家小兵这三天带给我的精神刺激猛烈啊?

我哆哆嗦嗦地在手机上翻捡着通讯录,终于找出了一个多年都未拨打过的号码……

“喂老王吧我是道哥。内啥,你现在还开心理咨询门诊不了?”

“Dog?啥品种的啊?咋地被主人抛弃抑郁了啊?”

“少么胡说十八道!是我精神出问题啦!我需要心理救援……严重需要!”

“呵呵,开嘛玩笑逗我呢吧?咱不都是哈巴大学‘比安泰勒’教授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么?你不会自己拿只袜子晃点自己一下啊?”

“少么废话!你眼睛进砂子了能给自己吹出来呀?我需要你!立刻马上瑞爱闹!”

“那你过来吧,老地址。反正我也闲好几个月了,来了一起喝点儿。”

就这样,我每天被荣兵堵一次,然后马上跑老王那儿疏一次。咬牙又苦撑了三天!可第四天电话预约的时候,老王有气无力地说:“道哥我求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婆下有小山儿的也不容易……”

“放心吧老王,我是不会放过你哒!嘎嘎嘎……”

“好吧那你也来吧,我在神羊医大二院精神科等你哟。”

“你……这么快就顶不住啦?”

“废话得啥样儿战士能顶住哇?我现在一寻思手里的电话屁股底下的汽车甚至吃个汉堡喝瓶可乐下个单网购都可能跟那只独眼变形大虫子有关……这能不惊悚吗?”

“好吧老王那你保重。等着我,我们会很快见面的。”

“OK白白,我对此深信不疑。只要你那个战友继续折磨你。”

其实我和老王一个症状。荣兵讲的那些事吧,有些听着很新鲜也挺离奇,可在网上细心一查找线索,居然还就是真的!另有些事连在网上也找不到线索,可是你听荣兵的讲述,非常合理无可辩驳,明显也极有可能是就是真的!这显然把我很多的常识和历史观都给颠覆了。

于是我心中就有了个越来越大的问号……荣兵这孩子我太了解了!就他?上学时历史就没及格过好吗?他打哪忽然就冒出这么海量的历史知识?其中有好些冷门独门的历史都是闻所未闻的!甚至在网上和各种书上都查不到!还有大量的那些,那样,和挺内啥……的事儿,都是在哪都查不到的。这到底是肿么回事?太诡异了吧?难道真有个科学怪人往他大脑里植入了一个储存着记忆的芯片?如果不是的话,难道他……真的曾去过18世纪初的美洲??

这……这……怎么可能呢这?!

就在我欲罢不能之际,荣兵却突然欲语还休了。

次日,我又带着复杂的心情在视频中呆呆地盯着荣兵的时候,他却抽着雪茄沉默了好久不说话。

“咋了小兵?病情反弹了?”

“嗯,彻底反弹了,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啥?”

“回避解决不了问题,治表不治里。该你去面对的问题你老想躲避,最后受折磨的还是你自己。”

“像首诗呢?那你现在咋想的?”

“面对吧。就算不信我对老神棍发的那个誓言真会对我产生什么报应和恶果,我也不愿违了誓亏了心负了别人。何况……如果安妮的日记里真有那样的记述,那我……还亏欠着她一个四季的陪伴。”

“具体做法呢?”

“还没确定。伍安斯老博士说他最近一通研究又发现了Time Rum的某些特殊属性,等去了他那儿再定吧。”

“这名字怪怪的东西就是你梦里说的能让人穿越时空的那种。”

上一章| 下一章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余额: 0 书海币 |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
去充值
鲜花
100书海币
咖啡
200书海币
神笔
500书海币
跑车
1000书海币
别墅
10000书海币
礼物数量
-
×
20
+
赠言
送礼物
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
×
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
月票数量
-
×
20
+
赠言
投票
真人APP下载推荐- 正规真人娱乐平台(官网推荐)